学术交流

学科建设

人才培养

 

人才培养

黄了个璐

加入时间:2013-3-12 10:37:07 | 访问量:1613 | 来源: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黄了个璐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——记我的“傻师傅”黄璐
       黄璐是我第一个名正言顺的师傅,相处时间只有短短的二十多天,回忆却很温暖。这段文字我微笑着开头,也会微笑着结尾。
       黄师傅二十又八,衡阳本地人,一米八左右的个头,长得甚是壮实,真可谓一表人才。璐,意为“美玉”,如果只闻其名而不见其人,没人会把这个名字跟他联系到一起。但命运总是这样多舛,你瞧瞧,咱们黄先生就被他的名字好好地戏弄了一把。当然,古人有云:好的开始时成功的一半。有了这个完美的开端,黄先生毕生的使命就是把这种幽默感延续下去。我们美其名曰:傻。
 
缘来已久
      时间还应该追溯到去年上半年。周末没什么事,我就穿上白大褂去呼吸内科溜达,跟着师兄师姐们一起查房。那时候真可谓热情洋溢啊,主任摸一下,我也去摸一下;老师用听诊器听一下,我也想凑过去听一下,这时却猛然发现,竟然没带听诊器。于是转身向旁边的这个师兄借,而他正是黄璐。他当时是轮科医师,穿的是附二的制服,而且胸前还挂了张工作牌,明明白白写的是“消化内科”,但我还是把他当成了研究生。心理还嘀咕着这个研究生从哪弄来了一张医生工作牌…这还不算,我刚把听诊器放在人家身上,还没听几秒钟,他便向我来要来了。我好歹也是露着牙跟他说着谢谢来着,但黄先生还是一脸木讷,面无表情、嘟着小嘴走开了。这是我第一次觉得他与众不同。
 
再相逢
       老师把我们安排下临床,科室自行选择。“消化内科”我说,“黄璐怎么样?”辛姐姐笑了笑“你怎么要跟黄璐啊,长得帅是吧?”
       其实也不然,黄师傅名声在外,至于帅嘛,那当然是再好不过的事了。后来辛姐姐还是建议我跟朱理辉老师,这是个年纪轻轻的女老师,却已经是几年的副主任医师了。但是朱老师联系不上,去科室时也没见着她人。于是辛姐姐冲黄璐莞尔一笑“这个交给你了~实习~”“哦, 好。今天正好我值班,留下来吧。”于是就这样,我被当场“扣留”了。
       黄师傅在一堆病历夹中抬起头来,帅气的短发,浓眉大眼上架两圈厚厚的镜片,鼻梁高挺,双唇厚实,圆嘟嘟的双颊就像一块肥土,茂盛的美髯须蓄势待发。脖子上一根红里泛白的细线儿,结在前面,吊坠崩到了后背窝。想必是他昨晚是仰着睡的,今天早上还忘了掰过来。我曾寻寻觅觅、思忖着他带了个什么玩意儿,却一直未能如愿,莫非师傅是喜欢反着戴?奇了个怪哉。
      师傅站了起来,白大褂撑得挺满的,隐隐约约能感受到肥肉的分量。“小冰,晚上一起吃饭吧!”我一阵毛骨悚然,这是我听过的最不可思议的一个称呼。不由得想起了卢原教授的一句至理名言----你有什么想法~~
      只见他径直走向更衣室,不一会儿便出来了。酱色开领T恤(隐隐约约有点褪色了),卡其色七分裤,带个格子翻边儿,脚踏一双拖鞋儿。其实这也不能算是拖鞋,把那个圈儿掰过来就是凉鞋了。我总觉得男人穿这种鞋是很神奇的,黄师傅是出现更是让我坚定了这个想法。当然,那根红里泛白的细线还是那么显眼。
      就这样,我啼笑皆非地跟着他吃了第一顿饭。后来才意识到被他贿赂了就得加班,吃了午饭就得牺牲中午的午休时间;吃了晚饭就更得加班了。于是我渐渐地谢绝了他的好意。当然,作为徒弟加班加点理所当然,我不喜欢求什么回报。但黄师傅这样在科室里是独树一帜的慷慨,让其他学生羡慕的同时,还是让我们感觉到很温暖。
 
从零开始
      虽然我在一个二甲医院的妇产科待了一个月,离开的时候也能勉强独立完成入院记录和出院记录,可以不用老师修改了。但跟消化内科相比起来,二甲医院院妇产科的病历只是个小儿科。于是,我几乎是再次从零开始了。
      我从出院记录开始写起,后来慢慢的开始写入院记录和病案首页,而后便是手写的病志了。很多时候都是写了再改,改了再写。有时候对面的老师咆哮着学生,恨铁不成钢,而师傅温声细语地跟我们讲解各种规范、格式;有时候给师傅添了麻烦,护士披头盖脸地一顿痛骂,师傅总是为我们挡拦,叮嘱我们下次注意;有时候下午一两点其他人肚子还唱着空城计在为他们的老师加班, 而师傅要么直接帮我们叫了饭,要么就提醒我们早点下班…如此种种,都无不让人觉得充满了人情味,举手投足间让人觉得成为他的学生是件很幸运的事儿。
      于是渐渐地,我们心甘情愿地加班,包揽了入院到出院所有的事情,师傅要做的只是修改和签字了。回家前一晚,我还跟波仔加班加点把他当天新入院病人的病历整好,甚至是出院也全都打好了。
      我的起点,不能不感谢你。
 
傻帽时刻
      相处几天后人熟了几分,我小心翼翼地试探:“老师,你看这桌上东西也挺乱的,要不我帮你清理一下?”  他并没有应允,我也就没当一回事。没想到的是,第二天一大早他就兴匆匆地地打开了抽屉:“小冰,东西我都收拾好了”。我强忍住没笑,与昨天的场景相比,其实是差不多的。
      师傅还有一个强项,那就是发呆。有时候他帮你修改病历,看到一半就木在那里不动了,眼神直直地看着前方,忽而一下子缓过神来,不过一会又“故伎重演”了。偶尔发完呆后还叹气一声:“哎呀,烦死了~”一个汉子,会发呆,有时候甚至觉得有点发嗲,但给人的感觉却不显得“娘”,这是一种神马力量的附体?
      师傅对付患者和上级还有个独身秘笈,那就是点头应允,绝不反驳。有时候碰到急性子的家属,那架势真是恨不得把医生给捏碎了,师傅也能做到一声不吭,每天依旧以笑脸相迎。于是上班没多久,他已经有自己的铁杆病友了。有时候被上级医生批得狗血淋头,他也毫无怨言。久而久之,老师也无可奈何了。
      师傅打电话叫我去KTV的那天,我是跟小强一起去的。我们一推开门就惊呆了,甚至有点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----他今天换了一身白净的运动服——白衣服、白裤子,甚至连脚上的阿迪都是纯白的。更不可思议的是,他独自一人在那里蹦着跳着、自娱自乐地唱着五月天的《孙悟空》,这场景真差点没把我笑死。我不得不承认,师傅的嗓音是极好的,他几乎包揽了所有的曲目。每一曲摇滚唱罢,他便龇牙咧嘴地来个“Rock”的手势,颇具“哈林”之风,也随之将傻气演绎到了极致。
 
Hasta la vista,Brother
      与其说是老师,我更愿意称他为“师傅”,甚至是“师兄”。在相处中给我们的是一个真实、傻傻的他,但又是我们大伙所深爱的他。这就是傻师傅的魅力所在。
      相聚是缘,这是你一次次劝说我们跟你一起吃晚餐的理由。我也一直深信不疑,相逢让我们集百尺之所长,长自身之智。你的淡定和童真,将会相随在我们栉风沐雨的征程。
      谢谢你,师傅,谢谢你将我们视为朋友,细雨叮咛是关怀;祝福你,师兄,祝你早日找到你心目中的天使,相濡以沫是归期。
      后会有期,师兄。
      Hasta la vista,Brother.
上一条:和谐寝室 温暖你我
下一条:第二临床学院2010级见习队团学会成立大会成功召开